退役

 

从某种程度上我一度认为公布退役的消息很容易,毕竟我是在几个月前做了这个决定、我也事先告知了家人和密友。我花了很长时间再三斟酌,一度认为只需要向公众公布如此而已。写一篇声明、上传到我的网站、在晚上九点半发一条推特,大功告成!只是紧随这些之后的一切,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

首先从我姐姐的短信开始。因为事先就已告知这些我最亲密的人,我想他们也已有足够的时间来看淡我退役的问题,所以我压根没有想到他们会发这些短信给我。我爸爸也发来了短信,接着是我最好朋友的短信。此时,我已难以压抑自己的情绪!有那么几个小时,甚至最平常的话语都会让我不能自己。那天我去看了我父母,可是在下午两点半,他们依然穿着睡衣锁定观看天空体育。我妈妈已然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本认为该庆祝的这天没有一丝喜悦的气氛。我突然意识到,对于足球那么长久的执着、付出,以及足球所带给我们的欢愉,都将走到终点。

退役的念头在我脑海中是慢慢产生的,可是在去年圣诞前我就做好了决定:即便这本不是最初的打算,可这个赛季将是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赛季。在与斯托克城签约时,我对踢球的渴望是最近几个赛季中最强烈的。可是因为种种原因,事与愿违。是的,我的肌肉的确有点小伤,但就此而责怪我缺乏健康上场的资格是不合理的。这个赛季我可以参赛的场次,都要比之前两个赛季多。只是,因为主教练觉得我还不够出色或是因为我不适合球队的战术体系等基本原因,我没有得到很多上场的机会。这是我很久之前就已接受的理由,而这个理由也成为我退役的主要原因。当然,我完全尊重教练的决定。

着眼当下,在本赛季仅剩的几周内,应该不会出现转机。而由于最近几年较少的上场次数,我能留在顶级级别联赛踢球的机会也微乎几微。有一些包括国外在内的非英超俱乐部与我有过接触,而我也的确考虑过是否出国踢球。可是我有四个在上学的孩子,因此家庭的幸福快乐占据了首位。我过去也为欧洲一些最伟大的俱乐部效力过,而我仍然致力于在英超这样的英国顶级联赛踢球,因此我想还是退役吧。

鉴于我的职业生涯有好几个阶段,现在也不是适当的时机、场合来深究我职业生涯的纪录,所以这些还是今后再说吧。但是对我而言,此时此刻我应当骄傲地回顾我的整个职业生涯。

从青年时期开始人们就对我寄予厚望,而最让我感觉像在家一样的球队是在利物浦。跟随着福勒、麦克马拉曼、马特奥、卡拉格的前进道路,我与史蒂芬杰拉德一同成长。那时大家都知道,只要你足够优秀你就能获得机会。而我的机会在199756日的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到来,自那以后在利物浦效力的8年,是我职业生涯最出色的8年。接着我在西甲豪门皇家马德里效力一年,这一年后我觉得还是应该回国踢球。然后的4年我来到纽卡斯尔,再是在曼联度过的3年。而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我加盟了斯托克城。在这17年中,我还非常荣幸地代表我的国家英格兰队在各种级别比赛中共出场89次,打入40粒进球。

回顾我的职业生涯,有两点是我必须要提的。第一点,是令我感到自豪的。我不仅仅为我所取得的一切而感到自豪,更为这中间所付出的一切努力而自豪。为俱乐部赢得每座奖杯当然是梦想,但是我永远铭记奖杯历程中最精彩的日子。在为利物浦效力时不断赢得金靴奖只是个开始,赢得英格兰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PFA)年度最佳青年球员和BBC年度最佳体育人的时刻令我终身难忘。而刚过18岁就上演英格兰处子秀并在世界杯上打入那粒撼动世界入球更是我的自豪。当然还要提及在慕尼黑代表英格兰所上演的那个帽子戏法。那年同年利物浦上演五冠王,足总杯决赛绝杀阿森纳的进球无疑是该年的高潮。这年赛季结束后,我被授予了该年欧洲足球先生称号,那座奖杯至今还存放在我家中最荣耀的位置。另外,西班牙皇家德比代表皇马4-2击败巴萨以及曼城德比代表曼联4-3绝杀曼城的激情豪迈会让我铭记一生。

另外让我想到的就是,要不是伤病夺走了我最犀利的武器速度,那我将会是一名怎样的球员?我职业生涯的很多高潮都出现在初期,而我也想过如果哪天我的身体不再能承担高速的压力,我会取得些什么。从前的我,真的像在追风一样。19岁那年在对阵利兹联的比赛中,我的腿筋受伤了。自那以后,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我的能力被削减了。当然仍让我自豪的是,即便我有很多伤病,但我依然在世界顶级联赛踢球,为世界顶级俱乐部效力。毫无疑问,如果不是那些削弱我速度的伤病,如今坐在这里的我将会和大家诉说一大堆荣誉和一长条记录。但是,我真的又有什么好遗憾的?!

而我退役后的生活将会是怎样的呢?正如我所说,职业生涯是短暂的,而如果我不为自己退役后的生活寻找重心那将是愚蠢的。虽然我很快就必须和职业生涯告别,可是我对自己已为后面的生活做好准备而满意。8周后我就要退役了,而我已很清楚知道下一步的方向在哪,这也是个深思熟虑的决定。

足球媒体对我产生了兴趣。正如大家所知,最近我频繁地出现在各种节目尝试各种角色,这让我获得了很多做电视节目的经验。我正在与几家电视台协商,希望能囊获下赛季甚至更多赛季的合作。电台评论和个人博客同样是我喜欢的平台,而在作为职业球员时期因为种种原因我并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见解。我的亲朋友好友总是认为我的见解很独到,所以希望我能有多种方式和大家分享我的看法。

过去几年,我还尝试了一项我个人很热衷的职业:球员经纪。

去年71日,我以个人名义成立了迈克尔欧文管理公司,致力于引导年轻球员的职业生涯,通过给予建议和意见来帮助他们走入误圈和陷阱。在我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我已听闻很多恐怖的故事,也从我自己的经历中吸取了足够的教训。通过与团队的协作,我对能够在职业生涯形成期引导具有天赋的小球员而感到高兴。在比赛中,我已和一些球员有过交流,我能够感受到他们对我的信赖。我希望自己能在球场和球场外共同帮助我们的年轻球员,培养他们成为明日之星。

这是我梦寐以求也格外享受的一段旅程。不幸的是,和所有美好的事物一样,总有到终点的一刻。能在过去这些年给予大家那么多的欢乐,我觉得十分自豪。而在我退役的此刻,每个人都仍然记得那个当年洞穿阿根廷右上角球网的迈克尔欧文。

@themichaelowen

父与子 - 2013128


几乎每个小男孩都曾梦想长大以后做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打开电视,我们会被高水平的足球比赛所吸引,折服于顶尖球员精湛的技术和强悍的身体。等我们自己有了孩子之后,我们会转而期待,我们的儿子有朝一日能成为那个在顶级赛事中单枪匹马、一锤定音的人。

小球员要想成为顶级球星需要跨越成千上万道门槛。如果这条路太过轻而易举,这项运动也就不会这样引人入胜了。一些望子成龙的家长向我寻求建议。回顾我自己的成长经历,我感觉有很多因素有助于我的成功,如果只说出一个最重要的因素的话,我认为是家庭氛围。

我是五个孩子中的老四。我们兄弟姐妹从小都跑得非常快。我想这大概是我们家的遗传基因吧。从这个意义上讲,我非常的幸运。(但是,与此同时,肌肉伤病也是我们家的遗传基因!我父亲和两个哥哥也总是被类似的伤病折磨。)暂且不谈遗传的问题。我认为,如果想要在任何一个领域达到巅峰水平,只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如果有其他人鼎力相助,成功的机会会大很多。如果在你整个成长的过程中,整个家庭都不屑余力地支持你,又有一位伟大的父亲在你人生的每一步都悉心照顾、指导你,那么,我觉得,你几乎不可能会失败!我很幸运,我就拥有这样一个鼎力相助的大家庭和这样一位伟大的父亲。

我的父亲,莱斯利-特伦斯-欧文,年轻时也是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给诸如布拉德福德、切斯特城、维尔港、洛奇戴尔和剑桥联队等球队踢过球。父亲发现我的足球天赋后,就开始引领、培养我走上职业足球之路。父亲所作的是为我创造一切有利于成长的环境与条件,并且在父亲与儿子之间培养出一种不言自明的信任与默契。我六岁时,父亲带我参加了迷你足球俱乐部,同龄的小孩们会被指导踢一些迷你足球比赛。爸爸回忆说,我当时总是在球门附近游荡,等皮球滚过来时,我会用脚弓轻轻把球踢进球门。父亲说他从未见我大力抽射过(其他小孩子们最喜欢的就是大力射门)。那时候,我在球门前总是很冷静的追求准确性。爸爸认为我6岁时就已经展现出了一名优秀射手的潜质。

之后便是父亲十多年来对我倾尽全力的培养与付出。我不断努力的目的就是想让父亲高兴。一次成功的抢断、一次漂亮的传球、一个轻巧的进球对我自己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完成这些动作后,我会偷偷瞟一眼正在观战的父亲,父亲赞许的点头或是调皮的眨眼会让我觉得此时此刻我拥有了整个世界!让父亲高兴就是我倾尽全力好好表现的唯一动力。

当然,父亲给我的可不全是笑脸。当我表现的很差、或是做错了什么事的时候,父亲从不对我掩饰他的失望。但是,父亲从来不对我大吼大叫,他对我不满意的时候就会不跟我讲话。(后来爸爸告诉我他不是故意这样做的。)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当父亲不理我了的时候一定是我什么没有做好让他失望和伤心了。那也是我童年最最痛苦的时候,因为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父亲的失望。

在我小的时候,我总是希望自己训练、比赛时父亲能在旁边看着我,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感到自在。为此,我父亲甚至辞去了他喜欢的工作,接受了一份他讨厌的工作,只是因为新工作能有更多时间可供自由支配,这样他就可以不错过我的每一场比赛了。我自己曾经算过,从7岁开始,我参加了大概1250场足球比赛。我记得父亲只错过了其中的大概6场。而那6场还都是我小学时去国外参加的比赛,爸爸只是因为经济原因无法负担很贵的路费才没有去看我比赛的。

我觉得小时候最搞笑的事情就是父亲来我的体育课观战。如果我们进行板球、橄榄球、足球或者田径比赛,父亲会早早抢占一个最佳观赛点。我们经常进行越野跑比赛。我会在爸爸看不到我的地方很舒服地慢悠悠的跑,等我快到爸爸站的地方时,我会马上提速、全力冲刺。我会迅速超过跑在我前面的小朋友们,相信我,最后我总是最先冲过终点的那个人!我很享受看到爸爸惊喜的表情!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我这种对待体育运动的态度太功利了,他们会争辩说,体育运动重在参与,应该乐在其中,不分输赢,而且,小孩子们参与的体育运动尤其应该如此。我觉得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我有俩个哥哥,他们从小跟我一起踢足球,但是他们最终没能走上职业足球的道路。我的俩个哥哥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挫败,我父亲也同样为他们感到骄傲。我觉得,从一个家长的角度来讲,最重要的是看到自己的孩子能够快乐地成长为一个举止得体的人。从一个孩子的角度来讲,我小的时候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父亲对我的期望,而我最不愿发生的事情就是达不到父亲的期望。

有人跟我说,父母的期望会给小孩子造成太大的压力。在这一点上,我不敢苟同。我觉得压力是个好事情。如果孩子从小被过度保护、从来没有机会学习如何应对压力,你如何保证当他们长大时能够处理好压力呢?谋生、成家、在某个领域取得成功,在这些过程当中,压力不可避免。如果孩子从小不接触压力,他们就会缺乏承担压力和责任的勇气和技巧。所以,我觉得,当孩子们年龄增大时,慢慢地提高对他们的期望、给他们一定的压力是一件好事。

赢得比赛,孩子们自然会很开心。但我觉得,输了比赛,孩子们感到垂头丧气甚至是一种更好的教育。孩子们必须在很小的时候就去感受赢的喜悦和输的沮丧,让这种感受深深地刻在他们心里。这样,他们从小就会很清楚自己今后想要哪种结果。这听起来有点残酷,但是,当我看到我的孩子们因为输了什么而伤心落泪时,我觉得很欣慰。因为这证明,我的孩子们天性争强好胜,他们有对胜利的渴望、对被肯定的期待。很遗憾,我也看到过一些小孩子,他们似乎从小对什么都不太在乎,失败并不会让他们难受,我觉得这类小孩子也许缺少些今后成功的特质。

每当我听到家长们说结果不重要,参与和开心就好时都会皱皱眉头。诚然,不论结果如何,每个孩子都应该被鼓励去参与、去享受。如果孩子们不能在他们所做的事情中感受到快乐,他们也就不会继续下去了,更不用说不断进步了。如果选择了参与,我可以保证的是,胜利绝对比失败要开心得多!

 

@themichaelowen

 

欧文的博客 : 2012816

 

两周前我和妻子在家观看奥运会时,我曾对她说:你信不信,奥运一结束,人们就该开始抨击足球运动员了?果不其然,两周后的今天,捧奥运选手、贬足球运动员的浪潮席卷英伦。
 

和大多数英国人一样,看到伦敦举办世界上最伟大的体育赛事,看到英国奥运选手一次次让整个国家为之振奋,我感到无比的自豪。奥运圣火在伦敦雄雄燃烧的两周是充满魔力的两周。看到圣火缓缓熄灭,眷恋与不舍笼罩着我。
 

然而,就在奥林匹克带来的狂热渐渐退去之时,我不禁开始喃喃自语:为什么大家在欣赏奥运赛场上的真、善、美的同时,总是乐忠于搬出足球圈里的假、丑、恶加以对比呢?为什么公众对足球(尤其是足球运动员)的印象已经滑落到了这步田地?
 

为什么足球运动员总是受到那么多的指责?这个问题也不难理解。挣钱太多太容易、香车美女,花天酒地、没激情、不忠诚是足球运动员们经常受到的批评。在英国橄榄球队赢得世界杯后,或是在英国国歌响彻奥运赛场后,这种对足球运动员的抨击便会来得更加猛烈。可是,这种对比和指责公平吗?
 

我承认足球有渐渐失去人们的认可与喜爱的危险,我也承认这种局面的形成球员应负一定的责任。但是足球的这种陨落仅仅是球员的错吗?毋庸置疑,一些球员的所作所为对这项运动的良性发展没起什么好作用,但是,我一直坚信,足球运动员这个群体也是社会的一个缩影。球员也是人,他们只是碰巧拥有了一些踢球的天赋。如果你随机找来一群年龄在17岁和35岁之间的小伙子,我敢肯定,里面会有非常优秀的小家伙,也会有一些略显奇怪的人。有的人很顾家,有的人会酗酒,有的人可能是同性恋,有的人甚至犯过罪,有的人从小成长的环境异常艰辛。总之,每个人的家庭背景、性格、习惯等等都会有所不同。足球也一样,足球运动员的性格、品行、志向也是不尽相同的。很多人那种因为你是球星,所以你需要在各个方面给公众起表率作用的想法让我很担忧。楷模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胜任的,楷模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我也承认,足球运动员需要意识到自己正被成千上万的人关注并且喜爱着,因此每一位球员都有责任去努力成为一个好榜样。
 

在过去的几天里,我常常听到人们慨叹奥运赛场的气氛多么的和谐、温馨,奥运选手们彰显出的体育精神多么的鼓舞人心。自然而然的,人们开始转而质疑足球场上的粗暴与敌对、足球运动员的种种丑陋行径。我认为把奥林匹克文化和足球文化做这样的对比是不太公平的。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成长经历:我们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会只支持一支球队。如果你支持曼城,你就会被鼓励着去讨厌曼联;如果你爱的球队身穿黑白剑条衫(译者注:指纽卡斯尔联队),你就绝不能接受穿红白剑条衫的球队(译者注:指桑德兰队,纽卡斯尔联队的死敌)。这种仇恨与对立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被深深地根植在我们心中了。在这种足球文化下,足球场怎么能不对客队以及客队球员充满了诅咒与嘲讽呢?我们的支持者们希望我们打败对手,而且还是解气地打败对手,最好是比赛结束时能看到对方球员一瘸一拐、垂头丧气、浑身是伤的仓皇而逃。想一想吧,是不是大多数去看足球比赛的人不是希望这一方赢就是希望另一方赢呢?又有多少人是因为想欣赏足球这项运动而抱着一颗中立的心去球场观看比赛呢?
 

与此相反的是,大多数去看奥运赛事的观众不是单纯地想去体验奥运氛围,就是真的很喜爱他们去看的那项运动。这就使得奥运赛场洋溢着一种与足球场截然不同的气氛,一种类似于狂欢节的气氛,一种能够对每一名参赛选手都予以尊重与欣赏的气氛。看到博尔特那么近距离地和观众互动,尽情地和观众分享获胜的喜悦,我无比的崇拜他、羡慕他。可是哪个足球运动员敢去和对手球队的队员打情骂俏、和观众拥抱、在布满对手球队球迷的看台前摆姿势留影纪念呢?奥运比赛和足球比赛性质迥异,二者背后的文化也截然不同,因此非要在二者中分出个伯仲来有些不符合现实。
 

我认为,足球的确需要改变,以挽回自己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近些年出台的一些措施也正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足球场上的假摔、炸伤、侮辱对方球员、不尊重裁判等等行为应该被惩罚。但是,不要忘了每一项运动都有自己的问题。橄榄球的假血丑闻(译者注:某英国橄榄球队在多场比赛中使用假血来伪装球员头部受伤,以获得战术换人机会)、板球联赛的假球事件,就连奥运赛事也有自己的问题:有人服用违禁药物,有人前一天还因重伤退赛、第二天就回到赛场参加另一个项目并夺得了金牌(译者注:阿尔及利亚选手马克洛费在800米预赛中退赛,被指控消极比赛后出示自己膝盖严重受伤的医生证明。第二天马克洛费出现在1500米决赛的赛场上,并夺得金牌)。这些小插曲并没有被无限放大,因为奥运赛场上正面的、更振奋人心的故事远比这些小错误要多得多。我很欣赏媒体在报道奥运赛事时的这种态度。但是我不敢说如果相似的事情发生在足球场上,媒体们还会不会如此宽容。
 

在我这段不短的、视足球为生命的日子里,我遇到的美丽远比丑恶要多得多。本周六,新赛季的英超又将拉开帷幕。是时候我们每个人都付出更多一点努力了。足球会因此变得更加美丽!

@themichaelow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