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 ?

 

人们常说好事多磨。这句话用在今年夏天的我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几个月的漫长等待后,我终于成为了斯托克城队的球员。托尼-普利斯(斯托克城队主教练)在我加盟曼联前就曾邀请我加入他的球队,三年后普利斯对我的兴趣并没有减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感觉到被需要更美妙的了。我加盟斯托克城后就一直享受着这种感觉。我等不及要好好表现来回报斯托克城的教练、队友和球迷了。
 

整个夏天,媒体、球迷对于我的冷嘲热讽从未停止过。我明白,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你得学会接受批评与质疑。但是,在这些批评中有一种论调,我对其始终无法释怀,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写这篇博客的原因。
 

欧文已经对足球失去兴趣了。他现在更关心他的赛马。对于这一批评,我不敢苟同。但不幸的是,很多人先入为主地认为这一论调就是符合事实的。于是我不禁扪心自问:为什么人们会对我产生这种看法?
 

人和事都是会变的。那些足球就是我生命的全部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我婚姻幸福,有四个可爱的孩子。在足球之外,我经营着一个理疗中心和一个赛马场,雇佣了五十多位员工。不可避免的,这些足球之外的责任会牵扯我一部分时间和精力。但是,这就意味着我对足球失去兴趣了吗?绝对不是!
 

足球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很短暂。在35岁时,一位球员会突然意识到他不得不离开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绿茵场。到那时,空虚和失落会是巨大的。我相信,和足球说再见将是一名球员一生当中最艰难的时刻。有些球员退役后很快适应了全新的生活,在足球之外又取得了成功。还有一些球员退役后沉迷于酒精、毒品,或是深陷抑郁、难以自拔。当球迷的山呼海啸、整个国家的希望与期待、镁光灯、麦克风,在忽然一瞬之间全都离你远去了,接下来的生活该如何继续下去呢?
 

近几年来我所作的与足球无关的事就是在为退役之后的生活提前做准备。事实上,并不仅仅只有我在这样做,足球界的杰拉德、卡拉格、费迪南德都拥有自己的酒吧或餐馆。网球界的威廉姆斯姐妹、德约克维奇、纳达尔等也经营着自己的营销公司或者服装品牌。我最怕的就是有一天教练告诉我我们不再需要你了,然后我茫然地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谋生。提前为告别之后做准备,一方面是因为我想继续在物质上支持我的大家庭。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们、我的父母、我的四个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孩子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想努力确保他们所有人今后的一生都不会为金钱担忧。另一方面,我自己也希望我足球生涯之后的生活还能像以前一样精彩纷呈。
 

为什么我会如此不懈余力地为自己辩解呢?因为那些对我态度的指责让我感觉是对自己人格的侮辱。我再也不能像十八岁时那样踢球了,这是我无法控制的,这与我的努力、态度、欲望无关。因为我的伤病,我不得不去改变自己踢球的方式。我再也不可能在一场比赛中全速冲刺一百次,一次一次地冲击对方的防线,我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改变自己,去适应自己的身体和比赛。说实话,我觉得迄今为止我最大的成就其实是在那么多伤病之后还能坚持在英超的赛场上踢球。所以,我最佩服吉格斯、斯科尔斯这样的球员,他们能不断调整自己踢球的方式,那么大的年纪,还能在最高水平的足球比赛中发挥出色。
 

我认为要想在足球界取得成绩,最不能缺少的就是欲望。从我会走路的那一刻起,我就喜欢抱着个足球在草地上玩耍。我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我能很幸运地取得今天的成绩全都缘于我对这项运动的爱。我从小就有强烈的欲望要成为最棒的足球运动员,而这种欲望至今都没有离开过我以后也不会。
 

过去的几年,我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丝毫不为未来作打算,我害怕退役之后会过上悲惨、迷茫的生活;未雨绸缪,我就会被指责并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足球上。
 

回首我十五年的职业球员生涯,我心存感激。当我不得不挂靴时,我也不会为接下来自己该做些什么而苦恼。但是,在那一刻到来之前,我对足球的爱、对取得胜利的渴望丝毫都不会减弱。

@themichaelowen

 

 
/